2018年5月7日 星期一

旅行,多麼重要的社會參與

圖說:墨爾本Southern Cross Station 的旅客服務中心,
門口圖示有提供無障礙服務,車站很大,
還有提供接駁車。

一場無障礙旅遊分享會,QA時間,幾位輪椅朋友相互討論,熱烈向主講者提問。

「感覺你們很常出去玩耶。」我對旁邊一位阿姨說。
「是啊,我們民國七十幾年就開始出國旅行了,從日本,最遠到歐美紐澳去過好幾次。」

好奇她們的旅程,尤其是在三十幾年前的台灣,身障者怎麼出國?
---
「我們都是小兒麻痺又志同道合的朋友。年輕還能走,撐著拐杖揪團自助,自己規劃行程,找導遊領隊,現在年紀大了就改坐電動輪椅。至於旅費,跟一般人一樣是上班族,平常存錢規劃。」

說著說著,兩人的旅遊魂打開,聊了起來,腦海浮現都是美景。

最後她說:「年輕就該多出去看看,而且有輪椅的發明,成了我的代步工具,我才機會到北歐看極光啊!」(默默放進我的旅行清單XD)



旅行,人權的展現
不從健全者的角度看世界,看到身障者旅行來勉勵一般人。而是透過不同的視角看到世界的多元,反思社會該提供什麼樣的資源支持更多行動不便者出遊。這些經驗分享是珍貴、值得被看見的,而且能讓需要這方面資訊的人,多一個參考來源。

2018年5月4日 星期五

【澳洲無障礙旅行】因為想念,所以回來




















2017.04 Australia 

因為想念,所以回來。
雖然只有短短的時間,把握想去想看到的地方,這個城市也沒有讓我失望。

那一年的澳洲打工度假,我見識到西方國家便利的無障礙環境:第一次看到公車會傾斜會自動放斜坡板,真的是amazing,大大打開了我的眼界,回台後始終念念不忘。對於先進國家的社會福利比較好的印象,變得更為具體。甚至覺得應該要看得更多,了解更多。

很多人會說那是國外,不能跟台灣比。然而,最重要的是當我們在建構的時候,是不是有各種族群的社會參與,發展在地適合的方式。

無障礙環境、身心障礙者權益,在台灣一直沒有受到很多的關注,自己以前也不太了解這些,總認為偽裝和大家一樣就好。

我何其幸運能看看外面的世界,一直有個心願:若能將旅行跟國外障礙者人權意識,無障礙、通用設計結合,了解他們這方面的發展歷史,分享給台灣社會。
在預算及時間有限之下,規劃了14天的行程,從台灣到澳洲黃金海岸及墨爾本,玩邊觀察當地的無障礙設施,以及與當地人的互動,觀察他們對於身心障礙者的態度。

在一切有限條件下,但是快樂的,藉由這次旅程充滿了很多能量,好希望可以再回澳洲生活啊!

【澳洲無障礙小觀察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圖說:黃金海岸某間商場門口的動態看板。原本只是無聊想去按一下,發現螢幕版面除了有提供其他語言,還有可以調整為輪椅使用者的高度,使用者可以依照自己需求選擇想知道的資訊

後來的遇到電子看板都會不自覺的靠近,看看有沒有無障礙設計,墨爾本機場也有這樣的設計,嗯......台灣還沒遇過,快快跟進吧!

無障礙許願池:
有駐海外旅行又能分享無障礙的工作嗎XD
看到新奇的設計覺得世界還是美好的

2018年5月3日 星期四

【我的無障礙生活】當我們玩在一起


圖說:澳洲偏鄉的一處公園,好幾個小朋友在此玩耍。
照片右手邊,即是搖籃式的盪鞦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在澳洲食宿交換時,跟著小孩到住家附近的公園,玩遊樂器材、玩躲貓貓、鬼抓人,原以為跟我們玩得差不多,但還是有差異。

回台灣後,看到身障孩童與家長推動遊戲共融,意即現有的遊戲器材不適合肢體不便者使用,輪椅無法觸及遊具或是地面,只能看著其他小朋友玩,被剝奪了遊戲的權利,童年生活有這段空白。

看到那則新聞,想起澳洲小孩帶我玩躲貓貓,躲進公園旁的一間公廁,印象深刻是因廁所好大好寬啊,翻照片確實我躲進了無障礙洗手間。

遊樂器材以盪鞦韆來說,傳統的座位比較小,容易掉下去。共融的呈搖籃式,讓肢體不便者的大人小孩都可以在上面安全的玩。
搖籃式的盪鞦韆也能很多人坐在上面一起玩。

偏鄉小鎮的公園,兩間洗手間都是無障礙的,身障的孩子能夠開心玩耍,不用擔心如廁的問題。

p.s.曾在公視的節目看過澳洲有無障礙遊樂器材的規劃師,好酷的職業哦!希望台灣也有啊。


2018年4月30日 星期一

【我的無障礙生活】五月天 2018演唱會

Photo by Iris H






















哈,一篇有點久的網誌XD  
感謝很會搶票的朋友,新的一年一起聽演唱會。
五月天,不用說現場一定很多人,但對於行動不便者來說,現場環境有很多不確定,恰巧
遇到雨一直下的場次,需要更多的溝通與確認。

開唱前幾天,先打電話給桃園棒球場,他們表示只提供場地,其他事宜要去問唱片公司。由於球場官方的無障礙資訊不多,反而是看到網友的提問跟心得,但已是好幾年前,趁此跟球場人員反映無障礙這件事。
後來,跟唱片公司聯絡,提出需要協助的地方,同時了解現場實況,我是買漫遊區,輪椅無法進入,說會破壞草皮,一來一往溝通之後,協調出讓我少走一些路慢慢入場的方式。


開唱前先去上洗手間。從球場位置往樓上走,穿著雨衣突破重重人群,每個人動線都不同,很難去注意哪裡有電梯。終於走到洗手間,我想了一下,如果是蹲式馬桶,我就gg了,而且還花時間排隊。
最保險的方式是去無障礙洗手間。大家如廁行動沒有困難,就請不要占用無障礙洗手間。


Photo by Iris H





















來回洗手間的路上,工作人員有詢問我是否需要幫忙,自己也忘了問電梯在哪。雨天就覺得很忙啊!還好鞋子防滑功能很好,至少有些安心。

了解自己的體況、事先的聯繫,到順利進場,完美和大家一起加班!
不算超級五迷,但他們的歌勾起記憶中某些片段,也是新的一年繼續向前的累積。

Photo by B. H. 




















【演唱會無障礙小觀察】

雖有身障優惠票價,不管是誰的演唱會,不論需不需要輪椅席,票都比一般票還難買,不像網路或是ibon購票,有的是要用傳真購買,我覺得買得到票的障礙者朋友都超厲害的,而且席次沒有很多,以為了我們好逃生,連同陪同席都安排在邊邊角角的地方。

Talking的時候,需要字幕或是手語翻譯,讓聽障的粉絲能夠知道歌手在說什麼。

不管是可以行走或是坐輪椅,都可以和朋友一起狂歡,而不是因環境為由,將我們分開。

演唱會的軟硬體都可以不斷求新求變,無障礙設施也跟升級,歌手會老,歌迷也會變老啊!


從購票的方式、看板的字體大小到入場結束,還有很多值得注意的小細節啦。


心願:有機會去國外看演唱會,看看別人是怎麼做好演唱無障礙。



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

走進體制內發聲_立法院公聽會初體驗






















前陣子到立法院公聽會,討論身障勞工55歲退休這項議題。
依照現行法令,身障的公務員可以55歲退休,但身障勞工卻要到65歲,身體的老化沒有分職業別,應該一視同仁。

因此,召開這次公聽會,推動修法以達平權。

一位前輩邀請我以專家學者的身分,以〈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對患者的影響〉作為支持議題的論述,說明身障者為何要提早退休。

猶疑是否接受任務,畢竟是要去立法院耶!前輩說:「你本身就是身受其害、身歷其境的患者,而且你現在就在做這方面的研究了解啊!」

短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,統整、擬稿及練習,就真槍實彈上場啦!其實稿子有準備好到現場反而不緊張。五到七分鐘的發言時間,只要把流暢的表現就好,也是趁此機會讓政府社會知道,根絕小兒麻痺是全球都在做的事,但得到小兒麻痺的我們,也是需要更多的關注。

法案方面的發言,就交給立委、民間團體以及勞動部、衛福部官員。

On the way, 走在夢想的路上
不管是真人圖書的分享,或是到立法院,走進體制內發聲,站在眾人面前,拿起麥克風,侃侃而談想談的議題,為身心障礙者平權盡一些心力,也跳脫障礙者要以自己的不方便勉勵健全人好好活著,這樣的刻板印象。

每個人都有不方便,需要幫助的時候,應該看見每個人的需求,而非分多數或是少數,藉由眾人的力量使得社會進步。
很多時候以為是健全者幫助障礙者,並非絕對,有需求的時候,是誰幫了誰?不必馬上下定論。

期待法案盡速通過,身心障礙者不分職業,我們要的是一個公平、公正、有選擇的勞動權益。

相關新聞連結:
👉身障公務員55歲退休 身障勞工盼一視同仁
20180417公視晚間新聞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Be6BAx-5pvw

「身心障礙者退休年齡提前之可行性」公聽會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voteforlo/videos/1848741888483125/




真人圖書障礙密碼:第一次團體借閱

第一次真人書團體借閱,其實超緊張的,分享自己走過的世界這本書,最後有人問我國外無障礙設施,我想這也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式。
同時因為Toastmasters,成就我更多的舞台!

👉曾經過往與現在嚮往~旅行,更懂自己存在意義
歷經這一切回國之後,我發現有一個東西遺漏在國外,一個曾經對我影響深遠,但我卻不願意再尋找它,你想知道那是什麼嗎? 
歡迎來借閱我這本真人書吧 

👉給自己一場華麗的冒險吧!
https://ppt.cc/fdgBTx

2018年4月4日 星期三

復健運動到變成幫助更多人的事





















圖說:西澳伯斯市區廣場,夏天有水舞噴注讓孩子玩耍。

一開始到醫院做復健運動,只是為了預防保健,漸漸知道更多知識,物理治療師(簡稱老師)建議我分享給其他病友,而且有國外生活的經驗,可以提供有不同的想法。但身邊沒有其他病友談論,認知的理論還在實驗中,即使老師給我無比的信心與支持,還是覺得自己沒有太大的能力跟資格。頂多和實習的物理治療師互動,讓他們對病症有多些認識。

漸的莫名開始有病友和我聊起「小兒麻痺後期症候群」該怎麼辦?我居然真的還懂一些症狀,告訴他們要怎麼尋求醫療資源、有哪些觀念要改變等等。聽到的反饋是謝謝我願意分享,不僅是怎麼做自我照護,還喚起許多共有的生活經驗,讓他覺得不孤單。QQ好感動哦!

小兒麻痺是腸病毒家族的一種,即使根絕了它,但現在腸病毒還有很多類型病毒存在,因此還會幫助得到腸病毒的人。

看到西方國家的病友討論得風風火火,怎麼讓生活過得更好,好想和他們交流,有種台灣你怎麼能缺席的感覺。
一連串的感動與感觸,要將復健運動到變成幫助更多人的事。

至於什麼事呢?等就緒後,邀請各位一起共襄盛舉。

Formulir Kontak

名稱

以電子郵件傳送 *

訊息 *